拒迫遷反開發 跨越中央山脈

作者: 本報訊 | 台灣立報 – 2013年9月27日 上午12:19

【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】苗栗大埔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於9月18日落水身亡,再度將大埔強徵土地開發一案,推向無可挽回的家破人亡絕境。18日後,包括苗栗縣長劉政鴻不顧喪家感受前往上香遭丟鞋、五月天新歌以社會運動抗爭畫面編入MV、民間團體發動929上街抗議等,都引起許多討論。

苗栗縣政府徵收土地,以「擴大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」之名,藉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擴張土地,但計畫總面積約150多公頃,其中科學園區廠商使用卻只有20多公頃,其餘土地變成商務和住宅使用;此點招致外界最大的批評質疑,因開發建設並無必要,也不會有縣府承諾的榮景,只會有徵收土地、農田,要求民眾捨棄家園配合官方炒地皮。

但在地方上贊成與反對的意見不合分裂下,反對者居於少數,讓堅決不肯配合徵收土地的民眾承受極大壓力。

捍衛家園決心 不分族群

阿美族、刺桐部落族人林淑玲長年為了杉原灣上的美麗灣飯店,發動抗爭、四處演講、行腳各處,也聲援面對不同困境的各族人。林淑玲同樣也得面對在刺桐部落裡的分裂和不諒解,長期與相信「飯店會讓大家一起賺錢」的人們對話。東海岸與台灣的西部面對的開發建設方向不同,但本質相同,過程和結果也很類似:地方撕裂、恐嚇黑函、親友變仇敵,賺錢的黑手卻在檯面上假惺惺。

前不久,為了守護美麗的東海岸,不讓觀光飯店大舉進駐,東部發起徒步東海岸的行動。林淑玲說,就在金曲獎的隔天晚上,與幾位夥伴一起去大埔守夜,當時未料到張森文竟會在不久之後過世。她說,大埔拒絕強徵戶都是用意志、身體行動來捍衛家園,無論是哪一個族群,這種堅守家園的心情是一樣的。

她也說,從過去到現在:「原住民不斷受國民黨的壓迫,透過土地登記制限縮族人的土地、再以原基法未訂定子法等理由限制族人於傳領進行狩獵、採集的權利。如果強拆大埔是土匪的行為,想想4百年前或者是號稱百年的國民黨,以武力政權接收強取原住民土地,豈不和強盜沒有差別!」

對土地的依戀 如同父母

排灣族部落青年Kuljelje Patiya說,有次看到大埔徵收土地議題的訪談,影片中人是位在地的阿嬤,阿嬤對著鏡頭訴說自己一輩子住在大埔的故事。她說起每年何時耕種、如何收穫稻米的農村生活,也說著對於土地的感情。

「那位阿嬤提到,她覺得土地是有生命的,和人一樣有自己的感覺。阿嬤用『父母』來形容她眼中的農業和土地,我聽了很有熟悉感。」影片中長輩說著,養育自己的土地母親被奪走了,她年紀已老,強制徵收就像讓她看自己的父母離開。

Kuljelje Patiya說,這樣對於土地的情感、土地的議題,還有面對徵收開發建設的衝突,期使事件發生的地點和對象不同,或者徵收使用目的不見得一樣,但其本質卻有太多相似。

就因這份相似,是否能讓「要開發、要建設、要繁榮」以及「要留住好山好水、保留文化、守住土地」的兩端人們,至少可以跳過彼此撕裂仇恨的時刻?Kuljelje Patiya說,不知道有甚麼方式可以阻擋爭執,也許只能盡力對話吧!

各議題串聯 壯大聲勢

卑南族部落青年Jinumu說,原住民族議題中,有太多與山林水土資源被剝奪的相關議題,但卻不受主流媒體關注,也長期不在社會大眾的關注範圍之內。其實只要觀察一下就會發現,現在許多社會議題中所遭遇的困境,在原民社會裡也不斷地出現。

Jinumu建議,包括卡地布部落反迫遷祖墳、刺桐部落反美麗灣、蘭嶼反核廢、尖石泰雅族反水庫,各族的相關自救會或者當事人也許可以嘗試突破族群界線,與更多民間團體一起串聯行動,加強彼此的力量,不至於孤立無援,也可讓更多民眾對於原民議題有了解的途徑,並非把原住民的議題當作「你們原住民的事」,而是一起來想想這些「我們碰到的、本質相同的事」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

精選文章

讀取中…